時事系列講座—國際公法「劉姍姍案」之法理分析
發佈日期:2011/12/12
上架日期:2011/12/12
下架日期:2012/12/11


根據美國聯邦局(FBI)的訴狀,我國駐堪薩斯處長劉姍姍對女傭的虐待不只剋扣薪水,且有精神上及肉體上的凌虐,之前一位傭人甚至被整成憂鬱症及厭食症。
逮捕劉姍姍的理由,是她涉嫌違反美國刑法第十八章第一三五一條,即「在外勞契約上詐欺」(Fraud in Foreign Labor Contracting)。訴狀內容摘譯如下:
去年十一月,這位女性菲傭在台北駐菲律賓代表處簽約,契約另一造是劉姍姍(已在堪薩斯簽字,由飛達快遞送至馬尼拉)。菲傭憑約赴美國駐菲律賓大使館申請B-1簽證,並在今年三月五日飛抵堪薩斯,一位台灣駐堪薩斯代表處官員接機,送至劉姍姍官邸。這位官員在訴狀中列為一號證人。
第二天一早,菲傭被劉喚醒,劉交給她一張工作時程表,要她每天工作;也列出每件工作必須在何時完成。從一開始,她就被告知,待遇比契約訂得少,每月只有美金四百至四百五十元。劉告訴她,未獲允許,不准離開官邸,且每周至少工作六天。
劉告訴她,當地執法人員很多是劉的朋友;又說劉在當地很有名;如果她不乖乖的,會被驅逐出境。她每天工作十六至十八小時,連睡覺時間都不夠。劉在家裡裝了一些攝影機,監視菲傭。劉對她頤指氣使,又叫她給劉做些私人服務,並且扣下她的護照及簽證。她不知道劉把她的證件藏在哪兒...

  

時事系列講座國際公法「劉姍姍案」之法理分析

 

                                                                                                                                                         林毅

 

壹、事實經過

根據美國聯邦局(FBI)的訴狀,我國駐堪薩斯處長劉姍姍對女傭的虐待不只剋扣薪水,且有精神上及肉體上的凌虐,之前一位傭人甚至被整成憂鬱症及厭食症。

逮捕劉姍姍的理由,是她涉嫌違反美國刑法第十八章第一三五一條,即「在外勞契約上詐欺」(Fraud in Foreign Labor Contracting)。訴狀內容摘譯如下:

去年十一月,這位女性菲傭在台北駐菲律賓代表處簽約,契約另一造是劉姍姍(已在堪薩斯簽字,由飛達快遞送至馬尼拉)。菲傭憑約赴美國駐菲律賓大使館申請B-1簽證,並在今年三月五日飛抵堪薩斯,一位台灣駐堪薩斯代表處官員接機,送至劉姍姍官邸。這位官員在訴狀中列為一號證人

第二天一早,菲傭被劉喚醒,劉交給她一張工作時程表,要她每天工作;也列出每件工作必須在何時完成。從一開始,她就被告知,待遇比契約訂得少,每月只有美金四百至四百五十元。劉告訴她,未獲允許,不准離開官邸,且每周至少工作六天。

劉告訴她,當地執法人員很多是劉的朋友;又說劉在當地很有名;如果她不乖乖的,會被驅逐出境。她每天工作十六至十八小時,連睡覺時間都不夠。劉在家裡裝了一些攝影機,監視菲傭。劉對她頤指氣使,又叫她給劉做些私人服務,並且扣下她的護照及簽證。她不知道劉把她的證件藏在哪兒。

二號證人是辦事處一位組長director),到任約一年。劉指示此君每半個月付美金二百廿五元給菲傭(依約應為六百廿元),且說不必每月付一千二百四十元給菲傭。按此君證詞,菲傭被迫長時間工作,且一天到晚被劉大呼小叫。此君說,之前一位女傭,薪水也被劉剋扣得很凶,剋扣的額度與後來這位菲傭被剋扣的差不多。那位女傭還被劉施以肉體上的凌虐,後來出現憂鬱症症狀,且厭食。

此君說,劉在官邸「遍設」(throughout the residence)攝影機,以監視菲傭。

第三位證人是辦事處一位資深領事官員,男性,任職約二年四個月,職責類似會計。當初菲傭簽約後,傳真至堪薩斯,原件遞送等,即是這位男性處理。他說,劉每次付薪水給菲傭,金額為美金二百廿五元,另付七十元係採買劉宅所需。這位證人保有這些單據,證明劉付給菲傭的遠不及契約所載。這位證人並說,他的老闆不是只對這位菲傭如此,之前的幫傭也被剋扣得很凶。他說,菲傭月薪一千二百四十元,他的老闆每次應該給六百廿元。他又說,菲傭一到堪薩斯,護照與簽證就被劉扣下了。這位證人表示,台灣當並沒有要劉在官邸安裝攝影機[1]

 

貳、爭點整理

爭點一

美國與臺灣之間是「外交關係」?「領事關係」?

爭點二

美國與臺灣之間外交關係依據?

爭點三

劉珊珊聘僱菲傭是否屬於執行外交職務需要之行為?

爭點四

臺灣駐美辦事處官員未經我國外交部同意擔當證人之行為效力

 

 

參、外交關係VS領事關係

一、外交關係之內涵

   外交」即一國政府在相關他國的同意基礎上,立於自主的地位,運用機智和藝術及經由科學的程序和方法,進行各種國際交往或談判,以維護國家在國際法下的權益。這種過程就是國家外交權的表現;這種過程導致之結果和現象,就是外交關係。每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對於行使這種外交權的機構及其權限,都由憲法和法律明白加以界定,及由國際法加以承認[2]

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第2條規定:「國與國間外交關係及常設使館之建立,以協議為之。」

條文補充

我國憲法第38條規定:「總統依本憲法之規定,行使締結條約及宣戰、媾和之權。」

我國憲法第63條規定:「立法院有議決法律案、預算案、戒嚴案、大赦案、宣戰案、媾和案、條約案及國家其他重要事項之權。」

我國憲法第141條規定:「中華民國之外交,應本獨立自主之精神,平等互惠之原則,敦睦邦交,尊重條約及聯合國憲章,以保護僑民權益,促進國際合作,提倡國際正義,確保世界和平。」

   

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第3條第1項規定,除其他事項外,使館之職務如下:

一、在接受國中代表派遣國;

二、於國際法許可之限度內,在接受國中保護派遣國及其國民之利益;

三、與接受國政府辦理交涉;

四、以一切合法手段調查接受國之狀況及發展情形,向派遣國政府具報:

五、促進派遣國與接受國間之友好關係,及發展兩國間之經濟、文化與科學關係。

二、領事關係之內涵

   領事設置,遠較外交代表為早。近代領事制度,實從十六世紀開始。領事是一國派在外國的商務代表,而非政治代表。國家本無接受領事的義務,但為發展商務,乃相互派遣領事。是以領事的主要職務,是保護本國商務及僑民的利益,而沒有國家外交代表的性質。惟未在派遣國專設使館,亦未委託由第三國大使館為其代表之國家內,領事經接受國之同意,得准予承辦外交事務,但不影響其領事身分[3]

故所謂領事關係,是指兩國互相在對方境內長期設置領事館,以處理特定的事務。任何國家皆得建立領事關係,但無權利要求他國與其建立領事關係。而任何國家皆無義務與其他國家建立領事關係。因此,領事關係由相關國家以協議方式建立。除國家之外,其他國際法主體皆不可能建立領事關係[4]

1963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第2條規定:「一、國與國間領事關係之建立,以協議為之。二、除另有聲明外,兩國同意建立外交關係亦即謂同意建立領事關係。」

1963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5條規定,領事職務包括:

一、於國際法許可之限度內,在接受國內保護派遣國及其國民—個人與法人—之利益;

二、依本公約之規定,增進派遣國與接受國間之商業、經濟、文化及科學關係之發展,並在其他方面促進兩國間之友好關係;

三、以一切合法手段調查接受國內商業、經濟、文化及科學活動之狀況及發展情形,向派遣國政府具報,並向關心人士提供資料;

四、向派遣國國民發給護照及旅行證件,並向擬赴派遣國旅行人士發給簽證或其他適當文件;

五、幫助及協助派遣國國民-個人與法人;

六、擔任公證人,民事登記員及類似之職司,並辦理若干行政性質之事務,但以接受國法律規章無禁止之規定為限;

七、依接受國法律規章在接受國境內之死亡繼承事件中,保護派遣國國民—個人與法人—之利益;

八、在接受國法律規章所規定之限度內,保護為派遣國國民之未成年人及其他無充分行為能力人之利益,尤以須對彼等施以監護或託管之情形為然;

九、以不牴觸接受國內施行之辦法與程序為限,遇派遣國國民因不在當地或由於其他原因不能於適當期間自行辯護其權利與利益時,在接受國法院及其他機關之前擔任其代表或為其安排適當之代表,俾依照接受國法律規章取得保全此等國民之權利與利益之臨時措施;

十、依現行國際協定之規定或於無此種國際協定時,以符合接受國法律規章之任何其他方式,轉送司法書狀與司法以外文件或執行囑托調查書或代派遣國法院調查證據之委託書;

十一、對具有派遣國國籍之船舶,在該國登記之航空機以及其航行人員,行使派遣國法律規章所規定之監督及檢查權;

十二、對本條第十一款所稱之船舶與航空機及其航行人員給予協助,聽取關於船舶航程之陳述,查驗船舶文書並加蓋印章,於不妨害接受國當局權力之情形下調查航行期間發生之任何事故及在派遣國法律規章許可範圍內調解船長船員與水手間之任何爭端。

十三、執行派遣國責成領館辦理而不為接受國法律規章所禁止、或不為接受國所反對、或派遣國與接受國間現行國際協定所訂明之其他職務。

    三、外交關係與領事關係之差異

外交關係與領事關係既有聯繫又有區別。兩者都屬於外交組織系統,其工作受外交部領導,但任務性質或內容則略有不同。外交使館全面代表派駐國,與接受國政府進行外交往來;領事館通常僅就護僑、商業和航務等領事職權範圍內的事務同所在地的地方當局進行往來。外交使館所保護的利益是全局性的,活動範圍是接受國全境;領事館保護的則是地方性的,活動範圍一般限於有關的領事轄區。除另有聲明外,兩國同意建立外交關係亦即同意建立領事關係。在無外交關係的情況下,建立領事關係也時常構成建立外交關係的初步。斷絕外交關係並不當然斷絕領事關係[5]

即在非常態的外交關係,交戰國雙方都還是可以設置領事館,可維持正常領事關係,不受斷交、戰爭等政治變動的影響。

 

 

爭點一:美國與臺灣之間是「外交關係」?「領事關係」?

    1979年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後,美國與臺灣之間就無正式的外交關係,依臺灣駐在美國之「經濟文化辦事處」工作性質而言,美國與臺灣之間的關係比較類似於「領事關係」,但因不是正式的「領事關係」,故兩國之間無法適用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

    充其量而言,依我國過去的「務實外交政策」,美國與臺灣之間的關係,只能說是「實質的外交關係」。

四、外交官與領事之差異(魏靜芬教授製表)[6]

 

 

外交官

領事

代表資格

代表本國與接受國政府進行外交交涉

不具有代表本國的資格

  任命方式

 

以接受國事前的同意為必要,同時必須向駐在地國元首提出信任狀

不需要同意的程序。由派遣國發給委任狀遞交接受國

 

    職務

代表本國調查接受國國內情勢向本國回報並保護監督當地本國國民

觀察接受國國內情勢包括商業、經濟等發展狀況向本國及當地本國國民回報

特權、豁免

基於國際習慣規定,廣泛承認與職務相關之權利

限於條約所承認的範圍,與外交使節相比,較為受限

 

 

肆、美國與臺灣之間外交關係之依據

197911,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正式建交,美國同時與中華民國斷交,及撤回對中華民國的承認。為了維持與臺灣正常的經貿與文化關係,1979年美國國會通過「臺灣關係法」,並經當時美國卡特總統簽署生效,成為美國的國內法「臺灣關係法」18條,主要重點為確認任何企圖以非和平方式來決定臺灣前途之舉,將被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及安定的威脅,為美國所嚴重關切;美國將繼續提供臺灣足夠維持自衛能力的防衛物資;美國法律仍繼續對臺灣適用;美國和臺灣當局所締結的一切條約和國際協定,將繼續有效,直到依法終止為止。換言之,在美國國內法律上的地位方面,中華民國政府除了國家名義外,不受影響。設立「美國在臺協會」,負責與臺灣在經貿、文化與其他關係的交往[7]

 

爭點二:美國與臺灣之間外交關係之依據?

     由以上可知,美國與臺灣之間外交關係的依據,既不是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也不是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而是具備美國國內法地位的「臺灣關係法」。

 

 

關鍵爭議

Q1979年美國撤回對「中華民國」的承認,屬於撤回國家承認[8]政府承認[9]

撤回國家承認說陳長文教授、陳純一教授指出,197911,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正式建交,美國同時與中華民國斷交,及撤回對中華民國的承認[10]

撤回政府承認說丘宏達教授指出,197911美國承認中共政府為中國惟一合法政府,並撤回對我國政府的承認。美國國會在19793月底通過「臺灣關係法」,政府承認的效果在美國國內法上全部排除[11]

 

美國「臺灣關係法」4條第2項第2款規定:「依據美國法律授權規定,美國與外國、外國政府或類似實體所進行或實施各項方案、交往或其他關係,美國總統或美國政府機構獲准,依據本法第六條規定,遵照美國法律同樣與臺灣人民進行或實施上述各項方案、交往或其他關係(包括和臺灣的商業機構締約,為美國提供服務)。」

俞寬賜教授認為,本款規定實質上容納了國際法關於「政府承認」的主要法律效果。這一「承認」係由美國國會以立法方式給予的,因此也可稱為「立法承認」,以別於通常由政府行政部門給予的「行政承認」。這種「承認」乃非「事實」或「法律」承認所可比擬的另一種承認[12]

美國「臺灣關係法」10條第3項規定:「3.根據臺灣給予美國在臺協會及其適當人員的特權及豁免權,總統已獲授權給予臺灣機構及其適當人員有效履行其功能所需的此種特權及豁免權(要視適當的情況及義務而定)。」

 

 

依上述條文規定,於1980102,美國與臺灣雙方簽署「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與美國在臺協會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依本協定,駐在美國的「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之官員,包括執行單位之「經濟文化代表處或辦事處」等人員,享有外交上與領事官員類似的「特權與豁免權」。

 

伍、灰熊厲害的豁免權以五十年前「劉自然案」為例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美兩國原本依據1943年「中美關於處理在華美軍人員刑事案件換文」而派駐之美國軍事援助顧問團於戰後撤離。1951年美國軍事援助顧問團恢復來華,因此雙方又再簽訂換文。其中第3條規定美軍援團人員視為美國大使館之一部分,因此享有外交特權與豁免權而不受中華民國管轄。1957321美軍援團士官雷諾於其陽明山寓所擊斃台北市民劉自然,兩個月後竟被美軍事法庭判決無罪,引發國內反美暴動[13]

    豁免權厲不厲害?厲害到美國人殺臺灣人可以無罪,有如電玩遊戲中放大絕一樣,怪物絕對無法近身,甚至被KO,所以,管見以為,豁免權「灰熊厲害」。

 

陸、外交豁免權相關理論之概述

美國國務院一位發言人表示,臺灣駐美代表處、辦事處享有的特權及豁免權,是根據一九八零年十月簽署的《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根據這項協定,劉姍姍享有的地位,與領事官員類似,豁免權僅限於執行許可的職務範圍內,因此在涉嫌虐待菲傭這件案子中,劉姍姍不享有豁免權[14]

上述說法,是否正確,須先瞭解近代外交豁免權之主要理論,以下說明外交豁免權理論的演進過程:

一、領土延伸理論

其意即認為外交使館代表派遣國領土的延伸部分,故應豁免駐所地國之法律管轄。不過,這種傳統觀念現在已被揚棄[15]

二、治外法權理論

此說認為外交特權是一種「領土外之地位」,外交官類似處於駐在國領土之外,豁免其法律管轄。然而,所謂「使館是派遣國領土之延伸」的說法並不恰當。豁免只是使外交官及使館不受駐在國法令的影響,而免除其法律支配及管轄的適用,而並非派遣國之主權或統治權能延伸到駐在國。這種學說既不是以事實為根據,也不符合各國現行做法[16]

三、代表性理論

此說將外交特權和豁免建立於使節的代表性,認為使節是君主或國家的代表,根據「平等者之間無管轄權」的原則,其使節享有外交特權和豁免。這種學說有一定的事實根據和理由,但不能說明為何對外交人員的「非公務行為」也給予豁免[17]

四、職務需要理論(功能性豁免權)★★★

此說以使館和外交人員執行職務的需要來說明特權和豁免。這種學說認為,外交特權和豁免使得使館和外交官可以不受駐在國的干擾和壓力下,自由地代表本國進行談判,自由地與本國政府聯繫,而能順利地執行其職務,這是國家之間保持正常關係所不可或缺的[18]

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序言指出:「鑒於各國人民自古即已確認外交代表之地位,察及聯合國憲章之宗旨及原則中有各國主權平等、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全、以及促進國際間友好關係等項,深信關於外交往來,特權及豁免之國際公約當能有助於各國間友好關係之發展――此項關係對於各國憲政及社會制度之差異,在所不問,確認此等特權與豁免之目的不在於給與個人以利益而在於確保代表國家之使館能有效執行職務。

由該序言內容,我們可以推斷該公約酌採「代表性理論與職務需要理論」的折衷說,但大致上來說,職務需要理論(功能性豁免權)是現代外交實務上常用的判斷標準,用來判斷外交官員是否能真正享有豁免權。故美國認為劉姍姍涉嫌虐待菲傭的行為,非屬其職務需要,所以無法享有豁免權,似為合法。

 

 

爭點三:劉姍姍聘僱菲傭是否屬於執行外交職務需要之行為?

否定說美國國務院表示,臺灣駐堪薩斯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劉姍姍女士只有在執行公務時,才享有豁免權,因此在涉嫌虐待菲傭一案中,不享有豁免權

肯定說:我國外交部指出,經初步調查結果,劉處長於該聘僱契約之帳務係屬清白,其與該名僕役之契約正本載明月薪為1,240美元,然該僕役同時主動致函劉處長,表明有關其住宿、伙食、醫療及保險等費用,願自其薪資中每月扣除790美元以支付。故經與其合約月薪相扣抵,該僕役依合約每月可實領450美元,而除任伊住於官舍並由我提供醫療等保險外,劉處長仍每月予其140美元食品雜貨費,總計實領590美元,此數字亦與駐堪薩斯辦事處每月報部核銷之金額一致  [19]  

臺美特權豁免協定對雙方派駐人員均提供相當於領事官之特權豁免待遇,在執行職務範圍內享有司法豁免;此豁免權固非絕對,然當雙方人員於駐在國有任何疑似違法或不當之行為,或對相關行為之豁免範圍有所疑慮,駐在國理應事先與派遣國溝通協調,循外交管道處理,不應逕予逮捕及拘留,此係實踐外交領事豁免權之基本要求,非為保護劉處長個人,而係攸關我全體駐美人員之豁免權益,且依據雙方互惠原則,亦可謂與美方駐華人員之權益有關[20]

 

 

柒、外交代表特權與豁免權VS領事特權與豁免權

一、外交代表特權與豁免權

    稱「外交代表」者,謂使館館長或使館外交職員,外交代表的特權與豁免權,規定在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

(一)逮捕或拘禁豁免權

    該公約第29條:「外交代表人身不得侵犯。外交代表不受任何方式之逮捕或拘禁。接受國對外交代表應特示尊重,並應採取一切適當步驟以防止其人身、自由或尊嚴受有任何侵犯。」

          (二)私人寓所不受侵犯權

    該公約第30條:「一、外交代表之私人寓所一如使館館舍應享有同樣之不得侵犯權及保護。二、外交代表之文書及信件同樣享有不得侵犯權;其財產除第31條第3項另有規定外,亦同。」

          (三)刑事、民事、行政管轄豁免權

    該公約第31條第1項規定,外交代表對接受國之刑事管轄享有豁免。除下列案件外,外交代表對接受國之民事及行政管轄亦享有豁免:

1.關於接受國境內私有不動產之物權訴訟,但其代表派遣國為使館用途置有之不動產不在此列;

 

2.關於外交代表以私人身份並不代表派遣國而為遺囑執行人、遺產管理人、繼承人或受遺贈人之繼承事件之訴訟;

3.關於外交代表於接受國內在公務範圍以外所從事之專業或商務活動之訴訟。

          (四)社會保險豁免權

    該公約第33條規定,外交代表就其對派遣國所為之服務而言,應免適用接受國施行之社會保險辦法。專受外交代表僱用之私人僕役亦應享有本條前述規定之豁免,但以符合下列條件為限:

1.非接受國國民且不在該國永久居留者;

2.受有派遣國或第三國之社會保險辦法保護者。

          (五)稅捐豁免權

    該公約第34條規定,外交代表免納一切對人或對物課徵之國家、區域、或地方性稅捐,但下列各項,不在此列:

1.通常計入商品或勞務價格內之間接稅;

2.對於接受國境內私有不動產課徵之捐稅,但其代表派遣國為使館用途而置有之不動產,不在此列;

3.接受國課徵之遺產稅、遺產取得稅或繼承稅,但以不牴觸第39條第4項之規定為限;

4.對於自接受國內獲致之私人所得課徵之捐稅,以及對於在接受國內商務事業上所為投資課徵之資本稅;

5.為供給特定服務所收費用;

6.關於不動產之登記費、法院手續費或記錄費、抵押稅及印花稅。

           (六)公共勞務或軍事義務豁免權

    該公約第35條規定,接受國對外交代表應免除一切個人勞務及所有各種公共服務,並應免除關於徵用、軍事募捐及屯宿等之軍事義務

           (七)關稅或運費豁免權

    該公約第36條第1項規定,接受國應依本國制定之法律規章,准許下列物品入境,並免除一切關稅及貯存、運送及類似服務費用以外之一切其他課徵

1.使館公務用品;

2.外交代表或與其構成同一戶口之家屬之私人用品,包括供其定居之用之物品在內。

該公約第36條第2項規定,外交代表私人行李免受查驗,但有重大理由推定其中裝有不在本條第 1 項所稱免稅之列之物品,或接受國法律禁止進出口或有檢疫條例加以管制之物品者,不在此限。遇此情形,查驗須有外交代表或其授權代理人在場,方得為之。

上述各種豁免權外交代表得拋棄之,該公約第32條規定:

1.外交代表及依第37享有豁免之人對管轄之豁免得由派遣國拋棄之

2.豁免之拋棄,概須明示

3.外交代表或依第37享有管轄之豁免之人如主動提起訴訟即不得對與主訴直接相關之反訴主張管轄之豁免

4.在民事或行政訴訟程序上管轄豁免之拋棄,不得視為對判決執行之豁免亦默示拋棄,後項拋棄須分別為之

二、領事人員特權與豁免權

    稱「領館人員」者,謂領事官員、領館僱員及服務人員,領事人員的特權與豁免權,規定在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

      (一)領事官員人身不得侵犯

該公約第41條第1項規定:「領事官員不得予以逮捕候審或羈押候審,但遇犯嚴重罪行之情形,依主管司法機關之裁判執行者不在此列。」

      (二)司法、行政管轄豁免權

該公約第43條規定,領事官員及領館僱員對其為執行領事職務而實施之行為不受接受國司法或行政機關之管轄。惟本條第1項之規定不適用下列民事訴訟:

1.因領事官員或領館僱員並未明示或默示以派遣國代表身份而訂契約所生之訴訟;

2.第三者因車輛船舶或航空機在接受國內所造成之意外事故而要求損害賠償之訴訟。

      (三)社會保險豁免權

該公約第48條第1項規定:「領館人員就其對派遣國所為之服務而言,以及與其構成同一戶口之家屬,應免適用接受國施行之社會保險辦法。」

      (四)稅捐豁免權

該公約第49條第1項規定,領事官員及領館僱員以及與其構成同一戶口之家屬免納一切對人或對物課徵之國家、區域或地方性稅捐,但下列各項不在此列:

1.通常計入商品或勞務價格內之一類間接稅;

2.對於接受國境內私有不動產課徵之捐稅,但第32條之規定不在此限;

3.接受國課徵之遺產稅、遺產取得稅或繼承稅及讓與稅,但第51條第()項之規定不在此限;

4.對於自接受國內獲致之私人所得,包括資本收益在內,所課徵之捐稅以及對於在接受國內商務或金融事業上所為投資課徵之資本稅;

5.為供給特定服務所徵收之費用;

6.登記費、法院手續費或記錄費、抵押稅及印花稅,但第32條之規定不在此限。

           (五)關稅或運費豁免權

   該公約第50條第1項規定,接受國應依本國制定之法律規章,准許下列物品入境並免除一切關稅以及貯存、運送及類似服務費用以外之一切其他課徵

1.領館公務用品:

2.領事官員或與其構成同一戶口之家屬之私人自用品,包括供其初到任定居之用之物品在內。消費用品不得超過關係人員本人直接需用之數量。

           (六)公共勞務或軍事義務豁免權

該公約第52條規定:「接受國應准領館人員及與其構成同一戶口之家屬免除一切個人勞務及所有各種公共服務,並免除類如有關徵用、軍事捐獻及屯宿等之軍事義務。」

捌、外交人員作證義務豁免權之探討

    一、相關公約規定

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第31條第2項規定:「外交代表無以證人身份作證之義務。

同公約第32條規定:「1.外交代表及依第37享有豁免之人對管轄之豁免得由派遣國拋棄之。2.豁免之拋棄,概須明示。

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第44條第1項規定:「領館人員得被請在司法或行政程序中到場作證。除本條第3項所稱之情形外,領館僱員或服務人員不得拒絕作證。如領事官員拒絕作證,不得對其施行強制措施或處罰。」同條第3項規定:「領館人員就其執行職務所涉事項,無擔任作證或提供有關來往公文及文件之義務。領館人員並有權拒絕以鑒定人身份就派遣國之法律提出證言。」

同公約第45條規定:「1.派遣國得就某一領館人員拋棄第41條、第43條及第44條所規定之任何一項特權及豁免。2.除本條第3項所規定之情形外,特僅及豁免之拋棄概須明示,並應以書面通知接受國。

 二、未經外交機關同意放棄作證義務豁免權之行為效力

據報載有三名臺灣駐堪薩斯辦事處人員被FBI列為「合作證人」,外交部長楊進添強調,FBI不應在未經我國政府同意情況下,擅自對我駐外人員進行取證;而三名外交官在未回報的狀況下向美國政府提供證詞,也有違公務倫理,外交部將徹查此事[21]

 

以上說法是否合法,本文以為可從下列幾點分析:

(一)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規定外交代表無作證義務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則規定領事人員就其執行職務所涉事項,無作證義務

(二)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規定管轄之豁免權得由派遣國拋棄之,並須由派遣國明示之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則規定特權及豁免權得由派遣國拋棄之,豁免權之拋棄由派遣國明示之,並應以書面通知接受國

(三)本案美國所提出之三位證人,皆為臺灣駐堪薩斯辦事處之「領事官員」,其所提出之供詞,皆為其執行職務所涉事項,並無作證義務。今三位「領事官員」未經派遣國之我國外交部明示拋棄豁免權,我國外交部亦無以書面通知美國,故美國政府以我國三位「領事官員」擔當本案證人,有違國際公約之本旨

(四)1980年「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與美國在臺協會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第6條規定,臺灣「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與「美國在臺協會」組織之人員,享有特權與豁免權。本協定雖未明定雙方領事官員是否享有作證義務豁免權,但依1963年「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之意旨,該協定內容之豁免權自應包括作證義務豁免權。故臺灣「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轄下之「經濟文化辦事處」之官員,亦享有作證義務豁免權,美國司法機關不得任意強制我國辦事處之官員為本案之證人,本案之情形已違反兩國之外交協定

 

 

爭點四:臺灣駐美辦事處官員未經我國外交部同意擔當證人之行為效力

依上述內容說明,臺灣駐堪薩斯辦事處之三位「領事官員」作證之行為,基本上違反國際公約之本旨,亦違反兩國外交豁免協定,其證詞得否作為訴訟上之證據,值得探究。

本案另突顯出許多嚴重的問題:

第一,我國駐外領事官員毫無國際法常識,連「作證義務豁免權」都不知道要主張

第二,我國駐外領事官員不受我國外交部管控,毫無公務倫理觀念,作證之前並無請示我國外交部,任意妄為,嚴重傷害我國外交主權及其形象,自貶國格。

第三,我國外交部就駐外領事官員之所作所為毫無所知,任其違反駐在國之法律,甚至是國際人權法。2009年我國立法院通過「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號稱「人權立國」,負責處理國際外交事務的駐外領事官員帶頭藐視人權,真是令人情何以堪。

 

 

玖、人權與豁免權之孰先孰後

    我國外交部依據臺美協定,主張外交官享有司法豁免,要求美方無條件放人。外交部維護外事人員權益乃分所當為,但虐傭案事關「基本人權」,我方固然可訴求美方停止羈押,但若劉姍姍確有侵害人身自由行為,仍須坦然面對司法。畢竟任何外交禮遇,都不應凌駕普世價值。

    劉姍姍如確實以不當手段凌虐菲傭,並限制其人身自由,顯已違背「基本人權」,就算能以豁免權暫時免除在美的法律追訴,也難為國人所接受。試想如果同樣的事件發生在臺灣,臺灣人會輕放這樣得外交官嗎[22]

拾、代結論「劉姍姍案」之後續發展

    涉嫌虐待菲籍幫傭,而遭美方逮捕的駐勘薩斯辦事處處長劉姍姍,日前放棄交保決定認罪協商。民進黨立委表示,劉姍姍的認罪協商,將傷害台灣維護人權的形象,也打了外交部一個耳光。國民黨立委則認為,政府的策略應該是要案件速戰速決,但台灣駐外人員未能享有完全的外交豁免權是政治現實,政府若要以此為依據打官司,一但敗訴也得承擔後果。

美國日前針對劉姍姍涉嫌虐待菲傭案召開聽證會。法官拉森確認為劉姍姍是在未受脅迫或利誘下自動放棄召開先期庭及交保的權利,裁定劉姍姍還押。劉姍姍委任律師表示,劉姍姍已授權他和檢察官談判認罪協商,希望能在幾天內找出解決方案[23]

原本預期在認罪後,很快就會被釋放返台的駐堪薩斯處長劉姍姍,可能又得等到11月底才能知道結果了,因為美國聯邦法官在庭訊後,只判決劉姍姍必需賠償積欠菲傭的240萬台幣薪資,但對於接不接受劉姍姍的認罪協議,法官卻表示還要再研究考慮[24]


 

 

參考資料

一、書籍

丘宏達著,《現代國際法》,台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20103月修訂二版。

俞寬賜著,《國際法新論》,台北:啟英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710月版。

許慶雄、李明峻共著,《國際法概論》,台南:泉泰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091月初版。

黃異著,《國際法》,台北:新學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012月一版。

趙明義著,《當代國際法導論》,台北: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09月初版。

陳長文、陳純一、高玉泉、廖宗聖編著,《中華民國與國際法—民國百年重要紀事》,台北:台灣法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111月初版。

蔡育岱等合編,《國際法之延續與變遷Ⅰ傳統公法》,台北:鼎茂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92月一版。

魏靜芬著,《國際法》,台北: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13月初版。

二、報紙

中國時報,FBI訴狀:前幫傭被劉整成憂鬱症,20111113A2版。

中國時報,楊進添親向AIT抗議沒把握美放人,20111113A2版。

中國時報,外交禮遇不應凌駕人權普世價值,20111113A2版。

三、網站新聞

奇摩新聞網,美國務院:劉姍姍涉嫌虐傭案不享有外交豁免權,http://tw.news.yahoo.com/美國務院-劉姍姍涉嫌虐傭案不享有外交豁免權-030209865.html

奇摩新聞網,劉姍姍欲認罪協商立委批傷害台灣形象,http://tw.news.yahoo.com/劉姍姍欲認罪協商-立委批傷害台灣形象-032800281.html

奇摩新聞網,劉姍姍認罪判賠菲傭240萬薪資,東森新聞20111119下午1:44

外交部新聞參考資料第070 2011/11/14http://www.mofa.gov.tw/webapp/ct.asp?xItem=55360&ctNode=1549&mp=1

外交部新聞參考資料第071 2011/11/15http://www.mofa.gov.tw/webapp/ct.asp?xItem=55364&ctNode=1549&mp=1

 



[1]中國時報,FBI訴狀:前幫傭被劉整成憂鬱症,20111113A2版。

[2]俞寬賜著,《國際法新論》,台北:啟英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710月版,頁331

[3]趙明義著,《當代國際法導論》,台北: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09月初版,頁319

[4]黃異著,《國際法》,台北:新學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012月一版,頁123

[5]蔡育岱等合編,《國際法之延續與變遷Ⅰ傳統公法》,台北:鼎茂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92月一版,頁233

[6]魏靜芬著,《國際法》,台北: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13月初版,頁143

[7]陳長文、陳純一、高玉泉、廖宗聖編著,《中華民國與國際法—民國百年重要紀事》,台北:台灣法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111月初版,頁100~101

[8]新國家的承認即既存國家對「一個具備國家要素的政治實體之存在加以確認、並表明有意將它視為國際社會構成分子」的自由行為。換言之,「新國家的承認」即確認一個新國家充分具備國家要素,有資格成為國際社會的國際法主體。請參閱俞寬賜,《國際法新論》,頁121

[9]政府承認係指既存國家內部因為革命、政變等非合法、合憲手段產生政府變動時,外國承認該新政府為代表該國之合法政府的行為。請參閱許慶雄、李明峻,《國際法概論》,頁128

[10]陳長文、陳純一、高玉泉、廖宗聖編著,《中華民國與國際法—民國百年重要紀事》,頁100

[11]丘宏達著,《現代國際法》,台北:三民書局股份有限公司,20103月修訂二版,頁334

[12]俞寬賜,《國際法新論》,頁152

[13]陳長文、陳純一、高玉泉、廖宗聖編著,《中華民國與國際法—民國百年重要紀事》,頁92

[14]奇摩新聞網,美國務院:劉姍姍涉嫌虐傭案不享有外交豁免權,http://tw.news.yahoo.com/美國務院-劉姍姍涉嫌虐傭案不享有外交豁免權-030209865.html,最後上網檢視日期:20111125

[15]俞寬賜,《國際法新論》,頁341

[16]許慶雄、李明峻共著,《國際法概論》,台南:泉泰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091月初版,頁237~238

[17]許慶雄、李明峻,《國際法概論》,頁238

[18]許慶雄、李明峻,《國際法概論》,頁238

[19]外交部新聞參考資料第0702011/11/14http://www.mofa.gov.tw/webapp/ct.asp?xItem=55360&ctNode=1549&mp=1最後上網檢視日期:20111127

[20]外交部新聞參考資料第0712011/11/15http://www.mofa.gov.tw/webapp/ct.asp?xItem=55364&ctNode=1549&mp=1,最後上網檢視日期:20111127

[21]中國時報,楊進添親向AIT抗議沒把握美放人,20111113A2版。

[22]中國時報,外交禮遇不應凌駕人權普世價值,20111113A2版。

[23]奇摩新聞網,劉姍姍欲認罪協商立委批傷害台灣形象,http://tw.news.yahoo.com/劉姍姍欲認罪協商-立委批傷害台灣形象-032800281.html最後上網檢視日期:20111125

[24]奇摩新聞網,劉姍姍認罪判賠菲傭240萬薪資,東森新聞20111119下午1:44,最後上網檢視日期:201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