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法學雜誌第251期-實例研習

張文郁
行政契約締結後法規變更之法規適用問題

 

導讀

 

判決基準時決定原告之訴是否勝訴,所涉及者常是事實或法規變更之情形,各種訴訟類型之判決基準時是否適用同一標準,抑或各有不同,實務學說見解歧異,若採區別說,則形成訴訟、給付訴訟與確認訴訟之判決基準時皆不相同。甚至在給付訴訟,雖多數見解認為原告之訴實體是否有理由應以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做為判斷之基準時點,但此種認定標準是否適用於所有之給付訴訟,是否符合當事人真意並符合公平正義,不無疑義。特別是當事人因行政契約所生之給付訴訟,其判決基準時是否如一般給付訴訟,以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時,做為判決之基準時點,更有深入探究之必要。

案例

原告甲機關與被告乙公務員協議,由乙於民國(下同)98年8月1日至101年7月31日期間進修博士學位,於進修期滿後應即返回機關服務至少4年,否則乙應依約償還進修期間所領之薪給及補助。惟被告乙遲至102年6月始取得博士學位,隨即又向原告機關申請自103年1月1日辭職。原告甲乃向第一審管轄法院訴請被告乙應依約賠償原告所支出之進修公費及薪津。第一審判決原告勝訴後,被告(上訴人)不服原判決而提起上訴。於上訴法院審理程序進行中,上訴人主張依簽約時之進修研究獎勵辦法第12條規定,返回機關服務義務期間雖為4年,惟該條規定嗣後於103年7月15日經修正,依新法第12條之規定,服務期間縮短為2年,因此請求上訴審法院應依新規定為裁判。

要點

 

在給付訴訟,一般認為原告之訴是否實體有理由應以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做為判斷之基準時點,但此種認定標準是否適用於所有之給付訴訟?若原告係依據行政契約所生之請求權對被告提起給付訴訟,於訴訟進行中,契約締結時所適用之實體法規經修正,法院是否應以修正後之法規作為判決依據,換言之,其判決基準時是否如一般給付訴訟之情形,應以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時之實體法規取代締約時之法規,做為判決之基準時點,存有爭議。

我要回應